4141h

【 Legal High同人-BG】同居三十题 Keyword 09

DECIPHERING.:

Keyword 09 相隔两地的电话


“其实两个月早就到了,”服部在翻开新一个月日历的时候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照这样下去我这把老骨头是可以退休啦。”老事务员趁自家大律师还没起床,准备享受一下这并不会持续很久的美好秋日。悠闲地走到天井*里坐下,端起刚刚泡好的茶呷了一口,就听见身后传来噔噔噔下楼的脚步声,伴随而来的还有黛着急忙慌的声音:“服部叔,今天初中同学聚会,我一天都不在家里吃饭,先出门了!”当服部转过身去的时候,只勉强看到了黛套上风衣的背影。摇了摇头,重新把视线放回院子里斑斓的秋景上。


——诶不对啊,刚刚小黛是用了“家”这个字吗?


等到十二点的钟声刚刚敲响,古美门“按时”起床,踩着午间新闻响起的声音坐到了餐桌旁边。大律师睡眼惺忪的揉着头发打着哈欠,一边喝着新鲜的果汁,一边四下张望,却没见着平时总是吵吵嚷嚷在屋子里转的清丽身影。


“服部,怎么没见着小黛?”古美门吃完盘子里的沙拉,看着服部端着一碗手擀面走到自己面前,眯起眼睛把空盘子推到一边。


“啊,黛律师今天初中同学聚会,晚饭之后才会回来。”服部冲古美门微微颔首,撤下空盘子,在走向厨房的路上假装没有听到古美门的小声咕哝:“这么安静还真是不习惯啊”。





“呐呐呐,真知子你快点决定要喝什么啦!就剩你了,真是的,初中时候就选择困难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这样!不会就是因为这个才到现在都没嫁人吧?”黛坐在一群多年不见如今一个个都已嫁作他人妻甚至是为人母的女同学中间,听着她们聊着自己完全插不上嘴的老公和孩子的话题,有些无所适从,盯着手上的酒水单看了半天也不知道要喝什么,最终在大家的催促下随手一指——给我来一杯“直到世界尽头*”好了。黛没想到,自己这随口一说居然吸引来了大家全部的注意力。


“真知子你真的要喝这个吗?”


“原来你酒量这么好啊!”


“是不是做律师经常要出去喝酒啊?!”


“还是说你经常帮你老板挡酒啊真知子~”


黛一脸茫然的环顾周围的人,正准备问为什么,口袋里的手机却忽然震动起来。冲大家说声抱歉,黛拿出手机摁下接听键,然后走到店外。


“啊羽生君!”电话接通,听出对方是谁之后黛喜出望外。


“真知子,”羽生的声音隔着电波听起来不那么真切,“打电话来只是想让你转告古美门律师,我现在已经懂了他当时在最高法院辩护时说的那些话了。我现在在美国,有了一份新工作,这辈子也都不会再踏上辩护席……”羽生顿了顿,没等黛答话,就跟着自顾自的开口往下说,“然后,有一句沙特阿拉伯的谚语想跟真知子说,不管怎么旅行,都有得不到的财宝*。真知子一定要记得把握住现在你手上所拥有的啊,如果有些东西注定得不到,那么一定不能让能得到的溜走。那就这样啦,如果有机会,我们还会再见的!”说完羽生如同灿烂阳光般的声音就消失在了黛耳边。年轻律师还没有从刚刚的电话里缓过神来,一封来自羽生的邮件直直闯进了手机:


真知子:


这是你被打伤之后缺席的那次最高法院的庭辩录音*,是我当时悄悄录的,一直都不知道应不应该把它给你。古美门律师之于我,就是那无论怎么旅行都得不到的财宝,但是我想,他会是你旅行路上能得到的最珍贵的宝贝。


晴树


P.S. 我要结婚啦 :)




邮件里附了两个附件,第一个是一张羽生和一个帅气的美国男生头靠头拥抱在一起的照片,黛看到的一瞬间想起了之前合作过的两位美国律师,深吸一口气,小律师觉得自己得回去喝个酒冷静一下。


走到吧台边端了自己的酒,悄悄离开那群聊育儿心得聊得根本停不下来的女同学,黛一个人走到角落,点开音频,把听筒按到耳边,古美门贱兮兮的声音响起。黛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感到莫名的安心,仿佛周边喧闹的人群,坐在角落里格格不入的自己,都安静下来了。黛端起杯子抿了一口酒——这是什么!好辣!


录音里古美门语气的突然犀利让黛不由得坐直身体,几乎是无意识的喝了一大口酒,然后紧跟着就听到了长长的一段话:“……民意就是对的,大家赞成的事全都是对的,那么,大家使用暴力也无可厚非,群殴我的搭档律师的事,因为是民意,所以也是对的…开什么玩笑…开什么玩笑!真正的恶魔,正是无限膨胀的民意,是坚信自己是善人,对落入阴沟的肮脏野狗进行群殴的“善良的”市民。但这世上,也有愿意伸手救助那些落入阴沟的野狗的笨蛋,坚信自己的信念,不顾自身安危的笨蛋。托那个笨蛋的福,今天江上顺子女士才得以摆脱民意的污流,凭着自己的意志出庭作证,虽然可能只有江上女士一人,但这的确改变了民意。我为这个笨蛋,感到自豪。要是民意……”


黛难以置信的按下暂停,仰头又喝了一口酒,然后倒回去,重新听那个几乎要淹没在无数长句里面的唯一短句:“我为这个笨蛋,感到自豪”。


——我为这个笨蛋,感到自豪。


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之后,从来不会在法庭上流眼泪的倔强律师一刹那泪流满面,合上手机,黛双手颤抖着端起杯子喝完剩下的酒,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同学们已经聚拢到自己身边。


“真知子你怎么样啊?这么烈的酒这么大口喝真的不要紧吗?”


“烈酒……?”黛只觉得自己头疼的要爆炸了,“这杯酒到底是什么啊?”


“诶你不知道吗?基本上就是不兑水的威士忌,龙舌兰然后加一点点柠檬……”


“等等……”黛努力的睁开眼睛,“你刚说我喝了不兑水的威士忌加龙舌兰?”然后整个人就迷迷糊糊的砸到了桌面上。


一片嘈杂声中,黛模糊的感觉到有人拿了自己的手机,再然后,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股熟悉的味道蹿进了弥漫着各种酒味的空气里。黛勉强自己撑起头,看清楚来人的西装和刘海之后本能的傻笑起来:“律……律……律师。”


古美门在服部的帮助下紧皱眉头把自己的助理律师从椅子上拽起来,然后几乎是以把整个人抱在怀里的姿势向门外走去,顺便选择性忽略了一群少妇切切察察的低语。


在把黛塞进后排座位之后,古美门觉得自己都要虚脱了,跟着坐进车后座,示意服部开车*。车子刚一启动,黛整个人就像一只八爪鱼一样整个人黏到了自家律师身上,古美门忍无可忍正要发作,却听到趴在自己身上的黛开始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句子:“律,师……谢,谢谢,你,棱,为,窝,感到,自自自,自豪。”


一向以牙尖嘴利著称的大律师少见的一时语塞,最终伸出双手抱住了已经沉沉睡去却面带笑意的黛,一只手抚上年轻律师柔软的头发,发出了一声几乎不可闻的叹息:“谢谢是你,让我自豪。真知子。”


驾驶座上的服部闻言一愣,强迫自己收回忍不住放在后视镜上的目光,在心里告诫自己专心看路,然后自顾自的微笑起来。





终于把自己放倒在床上之后,虽然浑身发软,但是古美门却发现自己分外清醒,大律师在这个夜阑人静的晚上清晰地意识到了自己的改变。闭上眼睛,古美门惊讶的发现眼前飘过的所有画面都是关于现在已经在隔壁卧室睡得不知道自己在哪的罗圈腿怪力女。多年以前和圭子分金牌时的熟悉感觉涌上心头,只是这次,少了彼时的争斗和比拼,多了此时的温柔和怜惜。


——温柔和怜惜?


古美门不由得对自己发自内心的词汇选择皱起了眉头,这两个词在此之前几乎不存在于自己的词典里面,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因为一个人而改变这么多,而这改变,让自己变得更像是……古美门试图在他多年以来积累的《古美门(毒舌)词典》里找出这个词,不过还没等他找完A字头*,就已经抵挡不住席卷而来的巨大困意,陷入了深沉的睡眠。


夜深了,古美门事务所沉入了静谧的黑暗中。服部桌上摊开的日志,或者称之为《服部的古美门看护记录》上,是一篇墨迹未干的长文章:


从古美门检察官把律师拜托给我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以律师的乖张,高傲和毒舌,他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和恋人。对于他而言,银行户头里数字后面长长的一串零,或者是媒体上的一次报道(能让他赚更多的钱),比用心和人发展一段稳定的关系更来得直接。这个被我如同亲儿子般看待的孩子从那么小离开家开始,如果没有他自己的坚持,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做到今天这样的地步,即使他掩藏得很好,他一路走来的挣扎与苦熬,还是在他身上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记。很多次看律师一个人坐在夜晚的星光和月亮底下安静的喝茶,让人感受到的只有抓心的孤独和刻骨的坚强。律师看起来是一个有钱和美女就能快乐起来的人,但是事实上,他从来都不快乐——打赢了案子也好,赚了很多钱也罢,那一瞬间的愉悦是真的,但律师不快乐。我曾经以为律师会一直这样下去,直到黛律师咋咋呼呼的闯进事务所。


很希望古美门检察官现在还在,这样我就可以让他看见他一直以来深深爱着的儿子的巨大改变。我相信不论是我还是古美门检察官,都没有想过,这世界上真的能有这样的一个人,能够让律师变得更像是一个普通人,而不是那个拒绝靠近真正情感的诉讼机器。


就这点而言,我为黛律师而感到自豪。




*天井:我真的不知道咋形容那个又像阳台又像花园的地方……


*直到世界尽头:对没错我胡诌的。


*阿拉伯谚语:来自210


*庭辩录音:来自209,贴吧转载,忘记那位勤勤恳恳楼主的名字了QAQ


*开车:别问我为啥会有辆车,我一直觉得他们没车特!别!不!科!学!


*A字头:完全不知道日语字典是什么顺序,欢迎捉虫~




天哪我终于熬完了第一个quarter……昨天考了SAT,这个长周末总算是有时间写文了QAQ


对不住大家(鞠躬!


这章没有安排惯常出现的古美门招牌毒舌是因为要为古美门先生的恋爱做准备(啥?


得阐述清楚性格上的改变,不然后面整个就要在OOC的道路上一去不还了【明明就是自己没办法在毒舌的状态下写恋爱吧(?


不过请大家放心,毒舌会回来的~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ww


(土下座

评论

热度(121)

  1. 4141hDECIPHERI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