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1h

【Legal High同人-BG】同居三十题 Keyword 01

DECIPHERING.:

Keyword 01 相拥入眠

“……综上所述,审判长,”古美门抿起嘴唇,标志性的伸手整理极度偏分的刘海,最后双手撑住原告席,“我请求……诶?!地震了啊啊啊!!!!!!”

直到古美门的尖叫响起三秒之后,整个法院才开始警铃大作——黛在心里暗暗叹气,原来平衡不好的人还有提前预知地震的能力啊?但是黛没有想到的是,当所有人都已经训练有素的找到掩体躲了起来,等待疏散铃声的时候,古美门仍然在原地尖叫。

“律师!古美门律师!快点过来蹲下!”

古美门没有反应。

“快过来!”

仍然没有反应。

——你们可以想象到下一个画面了对不对!

黛迅速发挥了她在运动方面的天赋,从桌子下面钻出来,冲到古美门面前扯着他的领带把整个人硬塞到了桌子底下。

此时此刻的古美门好不容易停止了尖叫,但脸上仍然是满满的惊惶,两个人就这样面对面的蜷缩在狭小的空间里面,连呼吸都听得真切。黛趁着面前这个日本第一律师难得在法庭上(都这样了还真的算是在法庭上么)双眼失焦注意力涣散的机会,仔仔细细的开始端详自己的上司兼搭档:虽然这个人嘴巴又毒说话又快从来都是骂自己骂到一点余地都没有头发极度偏分表情又夸张又贱还喜欢用手指头死命的指着自己但是,其实长得还是,挺帅的。

——不过还是比不上羽生君呀!

紧跟着就是疏散铃声,黛和刚才一样,扯着古美门的领带把他从桌子下面揪出来,连拖带拽的把几乎石化的大律师弄出了法院,跟服部叔确认地震没有影响到律所之后把他塞进出租车拖回了律所。就算是天生怪力的黛,在完成了这一系列动作之后也整个人瘫倒在沙发上,但刚刚一直动弹不得的古美门却在走进律所大门的一瞬间活了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关上了所有窗户拉上了窗帘然后从服部那里抢过毯子把自己整个人裹起来蹲到角落开始叨咕小怪兽的名字,反应和上次在最高法院晕倒之后一模一样。

“这又是怎么回事?!”黛傻眼了,从小到大这种级别的地震不知道经历多少回了吧?

“其实……律师有幽闭恐惧症。”服部半跪着把刚刚煮好的咖啡放到黛面前。

“诶?!平时也没见他不能坐电梯啊?还有他自己把窗帘拉成这样了?”

“呵呵,因为律师的幽闭恐惧只针对特定的东西,比如,你是不是让他钻桌子了?”

“是啊!地震逃生的标准流程啊……诶?他不能钻桌子么?”

“对。”

“这又是为什么啊?!”黛的表情垮下来,果然古美门律师是个奇葩啊!奇葩!

“啊……这个,在下就不知道了。”

黛还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向服部微微欠身说句失礼,就走到一旁接起了电话:“啊爸爸……嗯,没事,您也没事吧?嗯那就好,什么?!”

声音陡然升了一个八度,震得古美门都停止了念叨,裹着毯子转身,一边发抖一边和服部一起看向叉开腿站在桌前的黛的背影。

“家里房子不能住了是什么意思啊?您就这么一声不吭的回老家了又是怎么回事啊?就两个月?两个月去哪里找房子住啊……诶?!”声音又高了一个八度。

“喂?!爸爸?!”黛垂头丧气的挂上电话,转过身面对定定的看着自己的主仆二人,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因为住的房子很旧了,居民委员会通知说刚刚的地震对房子有影响,他们要检修,这两个月都不能住人,所以,”黛深吸了一口气,“这两个月我能不能先住在律所?”

“我拒绝。”古美门的恐慌症状在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消失了,整个人从地上窜起来,“服部,去把窗帘什么的都拉开,房间里太黑了我需要阳光。”然后走到黛面前,“想都不要想。”

“房租我会照付的!再说之前照顾芽衣的时候我不是在这里住过几天吗!也没有怎么样啊!而且我也会帮服部叔分担一部分家务的!律师拜托了!”黛双手合十一脸诚恳,眨巴着眼睛盯着整张脸在自己面前无限放大的古美门。

“我才不会让你这个白痴蝌蚪五音不全的灯笼裤罗圈腿住到我的房子里来!你住到这里会影响我花园里植物的生态平衡的!我也不想每天早上起来就看见你在这里演晨间剧影响我吃早餐的兴致!”

“你现在不也是每天早上起来我就在这里了么。”黛特别不服气,跟着转移了阵地,“服部叔,你能不能劝劝律师?”

“啊,律师,按照现在的市场价格算下来,把这两个月的租金加到之前黛律师的欠款里,一共是要,”服部说着在手上划了划,“啊,45年零8个月还完。其实,让黛律师住两个月也是可以的,在下年纪也大了,有个帮手总是好的。不知道律师能不能体谅在下?”

古美门极不情愿的叹了口气:“好吧,那就这么定了,晚上我要看电影听音乐读书的时候不准打扰我听见了没有你这个晨间剧女主?”

“是是是,谢谢律师,谢谢服部叔,我这就回家收拾东西!”说完一阵风一样的冲出了律所的大门。

服部端出沏好的茶,轻轻的放到坐在露台上看风景的古美门手边,紧跟着不着声色的补上一句:“其实让黛律师住过来,律师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吧。”

“服部叔你是从哪里看出来我很高兴的啊?那个丫头真是吵死了!我也是想着她能给服部你出出力什么的才答应的!”古美门端起茶呷了一口,表情贱兮兮的。

“啊是吗,那在下要谢谢您了。”服部挂着一如既往高深莫测的笑容,慢悠悠的走了。


“那么黛律师你还是住上次照顾芽衣时候的那间房间,东西已经都放好了。”服部拎着空箱子从楼上走下来,冲着已经坐在沙发上开始看案卷的黛点了点头。

“好,谢谢服部叔!”

“我说你真的不像是个女人啊!你来这里住两个月还没有上次芽衣在这里住两个星期带的行李多,你原来真的只有这么几套衣服啊?!”古美门看着服部手上的一个箱子和一个包,一脸嫌弃的开始吐槽黛。

“谁说的!我衣服很多的,只是没有都带过来而已!”

古美门摇摇头,像个小孩子似的跳起来:“服部叔!我要去泡澡!”

“水已经准备好了,给,这是毛巾,”服部双手递上,“别忘了小橡皮鸭。”

两个小时之后,事务员服部关掉了律所里的灯,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古美门律师事务所的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和昨天,前天,之前过去的每一天都没有什么不同。

凌晨两点,从厕所走出来的黛迷迷糊糊的看了看两边看起来一模一样的门,到底是那一间来着?一秒钟之后,凭着直觉随手推开了右手边的门。

——事后的解释是:我出门是右转的啊!

——那回去的时候不就应该左转吗你这个白痴!

基本处在梦游状态的黛脚步虚浮的爬上了床,钻进被子之后发现自己摸到了一个软乎乎热乎乎的东西,诶服部叔怎么知道我喜欢抱小熊?把自己的被子扯好,双手穿过“小熊”的胳膊,脑袋在“小熊”颈窝蹭了蹭,然后整个人就沉沉的陷入了睡眠。

再说古美门,大律师睡到半夜只觉得有什么温软的东西钻进了自己怀里,近乎本能的收紧手臂,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悄悄地潜进鼻腔,古美门在潜意识里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安静了下来,之前在脑海里蠢蠢欲动想要入梦的那些冗杂无绪的零散片段就这样被压制了下去,被影响的有些略微紊乱的心跳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引导,不自觉的跟着一个固定的节拍回归了稳定的节奏。安心的长舒一口气,古美门重新回到了深度睡眠,在彻底睡过去之前略过他脑海的最后念头是,怀里这个人的触感有几分熟悉。

第二天一大早,早起的服部在走过自家律师房间的时候,发现房门虚掩着,正准备尽职尽责关上门离开的时候,却在熹微的晨光中看见了令他万分惊讶的一幕——平时牙尖嘴利浑身带刺头发一丝不苟极度偏分的古美门大律师居然收起了身上的所有棱角,和法庭上的气势逼人或是斗嘴时的又贱又毒完全不同,此时此刻的他,头发软软的耷在额头上,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容,呼吸平稳而均匀,紧紧抱着怀里安静的像个孩子似的小黛睡的正香;小黛的额头抵在古美门的肩上,沉睡着的模样和平日里那个倔强,好强,就算再累也能死撑到走出法庭的那一秒的女律师似乎完全不是一个人,熟睡着的黛,眼角眉梢看起来就像是从未经历过世间的险恶与磨难一般带着动人的天真和青涩。

站在房门口的服部手还停留在门把手上,看着相拥而眠的两个人,一时间忘了思考,忘了动作;在那个瞬间,跟随古美门多年的老管家甚至有了“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错觉,站在那里定定的看了几分钟,服部微笑着关上门,走下楼,和平时一样开始准备一天的生活。一步一步走下熟悉的木质梯级的时候,老管家俯视着客厅,自顾自的点了点头——早就应该这样了呢!然后在走进蔬菜种植房的时候,拨通了另一位古美门的电话。


“啊————!!!!!律律律师!你怎么会在我床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我还想问你呢!这是我的卧室!!!!!!!!你这个白痴蝌蚪晨间剧女主角!!!!!!你真的以为是在演晨间剧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楼下听到尖叫声的服部毫不惊讶的笑了一下,只是冲着楼上加大声量说了句:“古美门律师您醒了?早餐已经备好了。还有黛律师也是,您的早餐也准备好了。”

一如往常。


*

那个地震逃生的玩意儿,是我初中的时候训练的流程,如果有BUG,呃。

评论

热度(151)

  1. 4141hDECIPHERI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