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1h

【月刊少女野崎君】『鹿堀』一年之隔

虐T T……

以你为名:

※心脏系列,这边是预防针


※学长本命,虽然很喜欢若月但是写的都是鹿堀鹿


※不管怎么说,堀的暴力是爱意表现


※鹿岛这边OOC了,敏感程度不太对


※其实仔细想想,这么欢乐的原著能写BE,本身就是最大的OOC


※再过几天会交一篇蠢段子以示悔过


 


0.


一年大概有多长?


三百六十五个日子,八千七百六十个小时,五十二万五千六百个分钟,三千一百五十三万六千次脉搏的跃动。


很长对吧?


大概就是因为看上去有那么长,所以鹿岛游太过习惯和堀政行站在一起度过的时间,以至于忘了,她还有那么长的时间会和堀分开。


 


1.


“鹿岛君,你没有去送学长吗?”


佐仓千代经过话剧部门口的时候,意外看见了深蓝色发的高挑女生穿着精致帅气的骑士服站在窗前。窗外夕阳大肆铺染得像是摔坏的红墨水瓶,一点点地向干净的蓝色天空侵蚀。像是被这样浓重鲜明的色彩感染了一般,鹿岛的眼角稍微有一点点红。


“说起来,现在应该是部活时间吧小千代,部长他没有来呢。”


“学长的话,今天已经毕业了哦?”以为她是真的忘记了的佐仓耐心地向她解释着。“现在可能是学弟学妹们讨要纽扣的时候喔,鹿岛君现在去的话肯定来得及的。”


“啊……这样,嗯,我还是不去了。”


“欸,为什么?”


“为什么什么的,我根本没有想起来这件事啊。”鹿岛笑着摇了摇头,“面对学长的时候怎么能用这种半吊子的心情呢,会被打的吧。”


她笑起来的样子就像是以往一样的好看,就像是每次在舞台上能看到的鹿岛君一样令人有些目眩的感觉,佐仓情不自禁地回忆起上一次见到鹿岛这样微微有些痛苦的表情是什么时候,后来她想起来了,堀政行三年级学园祭的话剧表演,饰演朱丽叶的鹿岛面对死去的罗密欧时曾露出过这样的表情。当时作为堀高中阶段的最后一次话剧表演,他被推选出来演罗密欧,而与他匹配的女主演太过难找,大家考虑了很多候选者但是都没有想到一直作为王子出演的鹿岛游。到最后剧组不得不抽签从话剧部里决定女主角,她偷偷地替换了所有的签,每一张上面都写着鹿岛游。


如果你当时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大概也只会爽朗地告诉你,因为要和学长同台演戏的机会实在是太少了啊。


那一次的表演非常的精彩,坐在台下的人感觉自己似乎看的并不是“戏剧”而是活生生的“人”。决定服毒的朱丽叶并没有流泪也没有露出多少带着决意的表情,她只是用隐隐有些悲伤的笑脸,轻轻地吻了一下躺在地上男人的额头。那样的表情带着深刻的爱意和痛苦,却又包括着极致的幸福感,服毒对于朱丽叶来说并不是殉情,而是“我这就去见你”。佐仓当时在台下甚至忘了要和野崎分享鹿岛和堀的演技有多么的出色,她只能呆呆地看着台上那个带着金色假发的女性,像是整个人都被她的悲哀给吸引了。


事隔了几个月的现在,她再次露出一样的笑脸,佐仓仍然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看着她,直到被移门拉动的声音拖回现实。


“喂——鹿岛你这混蛋在这里干什么。”


单手拿着毕业证书搭在肩上,衬衫的扣子仅仅扣住了第四颗,堀政行一边开门一边说着一成不变的训斥的话。


“啊,佐仓。”


“欸、那个,我不走不行了啊,都已经这个时间了,欸嘿嘿。”佐仓揪了一下头上的缎带,“那么学长,毕业恭喜!”


“啊啊。”


娇小的女孩子很快就跑了出去,堀政行向她打了一个招呼以后就转过来看着一身戏服的鹿岛游。


“虽然是文化部,但是社长毕业也敢不来送行,胆子不小啊。”他毫不客气的就用手上的毕业证向她的头上敲,就好像之前的任何一天一样。


“学长才是,特地回部里,难不成是想趁着没人最后试一下女装吗?”


“谁会试啊!”仍然是毫不留情的暴揍,堀叹了口气以后伸手递过一样东西,“呐,这个给你。”


“欸?”


 “虽然完全不明白这种习俗有什么意义,但是你想要的吧,那就给你了,反正也没有其他人要。”


那是堀政行的第二颗纽扣,静静的躺在鹿岛游的手心里。在堀政行高三的这一年里,鹿岛游总会时不时的就说起社长毕业以后一定要把第二课纽扣给她,但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真的会有收到的这一天。


就像她完全没有想象出来堀会离开她一样。


 


2.


在堀政行离开之后,鹿岛游自然而然地被推选为话剧部的社长,仍然每一天都周旋在女生们之间,但是却很少再翘掉部活了。部员们纷纷开玩笑说着社长走后鹿岛君终于长大了,但其实她变得守时的原因偏偏就是十分幼稚的:因为再也没有人会抓她去参加部活了,特地翘班完全没有意义。


毕竟是“能被他暴力相向的人只有我”啊。


堀政行时不时的会回来看看话剧部最近的发展,他总是穿着一身衬衫,将下摆塞进西裤中,有的时候会在外面套着连帽衫,但是不管怎么说,都和制服是不一样的东西,穿着私服出现在高中里总归是显得有些突兀。每次他回来的时候大家都会脱口而出地叫他社长,然后自觉失言地看向鹿岛游,而现任社长总是在这个时候比他们更加热情地扑过去喊“社长”。


但是堀政行却不再踢她了,不如说,虽然仍旧是像以前一样干练的样子,但是在对待其他人的时候比原来还要再更加温柔了一点。


“前辈莫非是学会了什么与人交往的方法了吗?”


“喂,不要说得像是我原来有人际障碍好吗。”


“可是男子力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喔?虽然学长本来就一直会帮助别人,但是嘴上都还是会说麻烦,现在感觉怎么样都很耐心呢。”


“啊,我知道了,社长一定是有了女朋友!”


部员们嘻嘻哈哈地围着堀政行议论着,鹿岛仍然挂在堀的身上,夏天的薄衬衫忠实地透过来他的体温,她却莫名觉得这样不被他踢开的感觉更像是一种陌生。


“才没有啊,”堀政行抓了抓头发,刘海有几缕掉了下来,“不如说,有了也绝对不能说吧。”


“小堀你这样不行啊,小堀走后鹿岛可是一直都很寂寞的。”


“哈啊?”


堀政行有些不爽地转过来看她,皱着眉头额上还冒着青筋,似乎下一刻他就要大声喊着“鹿岛啊啊”地揍过来了,可是他看到她看上去毫无反应的表情之后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用手轻轻在说话的那个部员头上敲了一下。


“少胡说八道。”


他说的那么肯定,就连鹿岛也不由得觉得自己其实并没有寂寞的感觉。


 


高三的人不可避免地都是会经历进路相谈,鹿岛游完全没有经过考虑就在三个志愿上都写下了堀政行的大学,虽然在成绩方面完全没有问题,但老师还是说希望她能谨慎选择更加适合自己的未来。


“选择里也包括去亲眼见见想要报考的大学哦。”


 


就是因为这句话,鹿岛去了一趟堀的大学。因为是新建的学校,无论是建筑本身还是外立面的装饰都很气派,路面干净平整,两排的植株也修剪得非常漂亮。要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念书的话应该很好,她兀自这么觉得。


不过其实人在有的时候会产生很强烈的主观情绪,也许这所学校实际怎么样并没有什么关系,只要她觉得是好的,那就是好的。


就像现在的堀政行回到高中会显得很突兀一样,鹿岛游穿着制服在人来人往的大学中也是非常的显眼,更别说她本身就是鹤立鸡群的存在。所以在她找到那个有着亚麻色头发的男人之前,她自己先被人叫住了。


“欸,这不是王子大人吗。”


“嗯?啊……那个……学长好。”


“哈哈,这个反应,是完全忘记我的名字了吧,真不愧是你。”


那是高中阶段和堀关系很好的学长,巧合的是连大学都考在了一起。


“说起来,你是来找小堀的?”那个男人围起双手,“你们高中的时候关系那么好,却没怎么来找过他,小堀也是会觉得寂寞的啊。”


“社长他?”


“啊啊,不对,现在的话不一定呢……”他有些恶作剧地笑了笑,“虽然他让我绝对不要说,但是要是告诉你的话他的反应一定很搞笑,不如说,鹿岛你干脆把他的女朋友抢过来如何,他现在超得瑟的喔。”


“欸……”


鹿岛呆立在那里,她没有想到过这种事情会从其他人的口中听到,堀政行并不是一个有太多秘密的人,如果有必要他也都会跟鹿岛说。毕竟他从没有特意去藏过什么,包括现在,鹿岛也相信堀政行并不是刻意地在回避她。堀和她变成现在的样子并不是那种所谓感觉到了她的心意所以疏远他,相反的,他是什么都没感觉到的情况下离她越来越远,他已经不会再抓她回戏剧部了,他已经不会再跟她一起回家了,他已经不会再默默地想着她的脸真是漂亮了,他已经不会再对她的行为作出曾经是“特别”的反应了,他已经不会为了她特地去做什么了。他的性格越来越沉稳,他的身边有了她不知道的人和事。可怕的从来不是拒绝,而是鞭长莫及的感觉。


她从没有想过一年之隔会是这么遥远。


鹿岛游紧紧地攥住了口袋里的东西,那是一枚小小的纽扣,也许堀政行给她的时候真的如他所说,完全没有其他的意思。那个人的话,不在乎纽扣的意义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她僵住的太久,学长以为她真的开始考虑横刀夺爱的方法,有些紧张地解释起来。


 “啊不是啦,开玩笑开玩笑,如果你真的去的话我应该会被杀的,在小堀面前要装作不知道喔。”


她答应了。


 


 


3.


除了外貌之外,鹿岛游也有很多很多优秀的地方被那么多人喜欢的夸奖着,像是学业,交际,胆量。


而且不管怎么说,演戏方面,她也是天才啊。


 


 


Fin.



评论

热度(35)

  1. 4141h以你为名 转载了此文字
    虐T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