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1h

【长篇】《枫的时间》【33】

古月依陵:

【33】真相的时间


【——真实不一定是美的。】


 


——茅野,你说过的吧,“好想再来一次修学旅行”这种话……我一直记得,也不想要忘记。至少对我而言,与大家以及茅野一起创造的回忆,是十分珍贵的,不可能就此轻易地舍弃掉……说实话,哪怕是你已经亲口承认了的现在,我也不愿意相信。一厢情愿也好,自作多情也罢,就是不希望从你的口中听到那样的话。所以,原谅我吧,我不想再看到你这样继续伤害自己了。


 


潮田渚突发的举动震惊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不少女生的脸上出现了红晕,比琪老师则对由自己亲传技术的徒弟露出赞许的目光,而反应敏捷的赤羽业与中村莉樱更是第一时间拿出手机开始拍摄工作,其余的大部分人则是保持目瞪口呆的神态一动不动。


【1hit】


茅野枫只记得,上一秒还伫立在前方的人,下一刻便从斜下方突袭而来。后脑勺被他人用手托住的同时,自己的嘴唇被某样东西夺取了。


【2hit】


唇部传来冰凉的触感,如同在炙热的火海中注入一股冰凉的清泉。


被杀意侵占且淹没的世界里,一束刺目的光划破黑暗照射了进来,被迫沉睡的迷途羔羊缓缓睁开了惺忪的双眼。


【3hit】


——不会让你这么说的,茅野。


她的双唇干燥而僵硬,于是他通过控制上下唇轻微开合的方式,在短时间通过多次接触而使其因充血而变得饱满与柔软。


【4hit】


——……什……么……?


原先被疼痛疯狂肆虐的脑海,冲入新鲜而奇异的感受,仿佛刚才还在头脑里狂奔的狡兔突然被体型相似的青蛇牢牢绞住。浑身布满黏液的冷血动物准确地纠缠住猎物的要害,毫不留情地狠狠发力,呼吸困难的雌兔尽管四肢奋力扑腾却挣扎徒劳。


意识因惊觉而瞬时变得明朗,破茧而出的理性终于让她找回了判断能力。


——这是……?!


【5hit】


她终于察觉到了,方才还正沉寂在激烈战斗中的自己犹如穿越来到异世界一般,此时此刻正做着完全无法想象的事情。


一双带有寒光的冰蓝色眼瞳几乎占据了整个视野,那份目光投射出包裹着怒意的寒气,无可回避地宣示着其主人的身份。


——渚……渚?!


——我正在和渚……不会吧?!


【6hit】


惊骇令她本能地微张开口,于是暴露出了可乘虚而入的破绽。


将头部微微偏转角度,他就如同等待着这一刻般,深吸一口气后发动总攻,不假思索地闯入敌阵的最中央,一股粘稠的甜味瞬间在口腔中扩散开来。


黏滑湿润的触感倏然刺激着口腔里的每一个细胞,联结味蕾的神经元好似正在发生连环炸裂般暴跳。


尚残留的杂念因之一扫而空,她在那一刻彻底清醒过来,连心脏的猛烈跳动都听得一清二楚。


【7hit】


一直睁大双目的他将对方神态突变的状态尽收眼底,然而他并没有选择就此暂停。


——说什么与大家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光、在E班的回忆,这些都是演出来的……


往撑起她后颈的右臂加注力量,他将她整个人托举起来。


【8hit】


腰部不由自主地后仰,在外力作用下重心上升的她不得不踮起脚尖,几乎悬空的姿势让她的双腿使不上力气。


如撕扯般剧烈的心跳声震荡着耳膜,体内的最深处传来一阵时有时无的酸意。连同植入的触手在内,全身上下每个部位都不住地颤抖着。


【9hit】


令人羞耻的水声不间断地入侵听觉,似弦被弹拨起的神经传递来电流般的快感,令大脑渐趋麻痹。


——不、不要……


“唔……呜……!哈……呃咕!”意欲发出呼喊,可音节却好似在被面前人贪婪地吞食一样,迫使她只能发出更加害羞的声音,并不受控地咽下两人混合在一起的唾液。


——住……住手啊……我、我……


【10hit】


被五指固定住的头部动弹不得,舌头更是被难以形容地挑动玩弄着。她意图用手推开、挣脱他的束缚,但为时已晚。手指死死地紧抓住他胸前的大衣,前臂却莫名地做不出前推的动作。


“嗯……!啊唔……”


——渚……


——为什……么……


【11hit】


本就已经极高的体温更加飙升到不可思议的境界,因触手而变得敏锐的感官更是将刺激放大至极限,酥麻的意识已经模糊到连思考都难以维持。理性的警钟告知她再这样下去大事不妙,可是难以承认的欲望却将她反抗的力量一点点抽离。


身体岂是不能自主控制那么简单,而是变得好似不属于自己,只能任凭摆布。


彻底放弃的她几乎绝望地闭上了双眼,似乎不敢直视他,又似乎不忍面对变得愈发奇怪的自己。


【12hit】


而他的意志也被难以名状的冲动所侵占,她越是想要逃脱,他就越用力地制止,好似刻意惩罚一样欺身压附。


——你的脑中只有复仇……这些话我绝不让你说!


头脑与身体都在迅速升温变热,双方体温的差异急剧缩短,纠缠在一起难舍难分的唇舌融为一体,早已分不清彼此。


【13hit】


略显粗暴的力量加大了她头部的后仰角度,最终使面部呈现水平。重力令更多的液体灌入咽喉,来不及换气的她即使差点被呛到也得不到哪怕半秒喘息的时间。


快意仿佛堵塞在血管里,身体好似不断膨胀的气球。缺氧让似坠入仙境的意识更加迷离,灵魂不断游走于肉体内外。


【14hit】


——住手……就要……


如遭遇电击,四肢与腰背一并瞬然僵直,难以启齿的地方流过一股暖流。


最后一丝的能量被毫无保留地抽离掉、吸食尽,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融成了一滩水,沉入一片光的汪洋。


【15hit!Critical!】


霎时陷入昏迷的茅野,其身体的重量全数落在作为唯一支撑点的手臂上,不住地向后倾倒。这时另一只手及时托住她的后脑进行缓冲,以柔和的力道防止她的头部着地。


“杀老师,这样可以吗?”单膝半跪在地的渚回过神来,问道。


茅野后颈处触手深植的根正在渐渐退去。


“满分,渚同学!现在就拔下来!”杀老师用镊夹以最快速度将茅野的触手仔细拔除。


奥田爱美第一时间走过来,接过渚手中的茅野为昏睡中的她垫上膝枕,“这样一来……茅野同学应该就没事了吧?”


“是的,不过她还需要静养一段时间。”杀老师也着实松了口气。


中村与业一脸奸笑地向渚搭话,“王子殿下,用吻技阻止妹子的行动,干得漂亮呀!”


整个接吻过程脸不红心不跳的渚这才面露红晕表现出尴尬的模样,“我只是觉得这样才能最有效地让茅野将注意力转移到别的地方,事后我会向茅野道歉的啦。”


“接吻十秒15hit,还差得远呢。”比琪老师走过来托起渚的下颚,“你可是我用强制无差别深吻锻炼过的哦,本来应该能拿下40hit的。”


“嗯嗯,我的话铁定能达到25!”一旁的前原认真地附和道。


“真是受够这间教室了,”片冈欲哭无泪,“我的话应该也能到20……”


因化解危机而带来的欢快气氛中,杀老师所在的方向突然传来一阵猛烈的咳嗽声,大家担心地望向他。


章鱼怪物吐出深色的淤血,“……没事,只是修复心脏确实需要花些时间。虽然你们应该有事想问为师,但请稍微等等……”


下一瞬杀,杀老师迅捷伏身,几乎是在同一时刻他附近的草地被子弹击中。


“就别装成一副要死的样子了,你这不是还有余力躲子弹吗?”不远处的山岗上传来白的声音,“不中用的丫头,这可是你用生命换来的复仇大戏,本来还以为能让我看到更精彩的好戏……”


站在他身边持枪射击的人身穿一袭黑衣,把面部完全遮挡。一黑一白的两人形成鲜明的强烈对比。


“真是了不起的怪物啊,这一年中你究竟击退了多少暗杀者呢?不过……这里还剩下两个呢。”他扯掉了藏变声器的面罩,那一刻,他真实的声线唤起了杀老师沉睡的记忆,“最后一个会是我。我会让你这个夺走我全部的家伙,用命来偿还!”


白——柳沢夸太郎终于在众人面前露出自己的真面目。


“走吧,第二代。”他拍了拍黑衣人的肩膀,“三月,被诅咒的生命将迎来完美的死亡。”


仿佛在凝视着杀老师,黑衣人驻足片刻后,方才闪身离开。


众人尚未从异常的展开中完全缓过神来,注意力又很快被苏醒的茅野夺去。


 


“我……”视野变得清晰的那一刻,杀老师舒缓而欣慰的面庞映入眼帘。


四肢脱力难以动弹,疲惫感让身体倍感沉重——很快她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


——这样啊,我的暗杀失败了……反而还被大家救了一命……


“茅野,没事吧?”渚十分自然地上前问候。


回想起不久前发生的事情,她下意识别过泛红的脸,来自另一个方向同学们担忧的目光尽收眼底。


“茅野……”他们还愿意叫自己的那个名字。


尽管曾设想过多次目前的状况,然而当自己真的来到这一步时,心情却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沉重,反而有一种“终于结束了”的解脱感。


她缓缓开口。


“最开始,我只是单纯地想杀了老师……可是,与杀老师相处那么久后,我越来越不确定是否应该杀死老师。这个老师是不是还有什么我所不知道的隐情,杀他之前是否应该确认一下……”


明明知道,杀老师是与姐姐非常相似的热心教师;明明已经没办法再产生恨意,却依旧不愿停下杀戮的步伐。


“但在我这么想的时候,寄宿在触手上的杀意便会膨胀开来,让我无法停止暗杀的想法。”


无数次,动摇带来身心上的痛苦。“它”既是她,而又不是她。


自己与触手的关系,一言难尽。她明白自己是在彻底动摇后,主动让触手吞噬自我的,而这份冲动,又有几分是触手的影响?说到底,触手的意志即为她的杀意,究竟……


触手的错,归根结底不亦是她自身的罪吗?


“我真是笨……大家都一心享受着暗杀,只有我把这一年的时间全都浪费在复仇上。”她无奈地垂首,迎接一片沉寂。


因为一旦开始,就没有办法停下来了。若失去复仇的执念,她就只会剩下空洞的躯壳,沦落入漆黑无光的世界里,失去活下去的意义……


从一开始她就不是教室真正的一员,从一开始她就不应该身处这里。用谎言编造而成的外壳下,只能容纳她只身一人……


于是,一束光刺破了她自缚的茧——


“茅野……”擅自闯入她的世界之人——渚打破了沉默,微笑道,“因为茅野你教会了我绑这个发型,我才开始没那么在意自己的长发了。茅野你自己也说过,杀老师的名字是你起的。大家都很喜欢这个名字,所以就这样用了一年。”


那束光,太过温暖,仿佛能融化冰冻的心;那束光,太过灿烂,耀眼得不忍以狭隘之目直视。


“你的目的是什么根本就不重要——茅野,是和我们一起创造了这个班级的伙伴。不管你一个人到底经历了多少痛苦,我们也不会让你说出,与大家一起欢笑的每一天都是演出来的。”


不仅是他,同学们皆向她投以柔和与善意的目光。


一时间,她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境。惊讶、感动、愧疚……大家这么快就重新接受了自己,实属她的意料之外。


一直以来都恐惧着自己作为骗子的真面目会被揭穿,惧怕着会因背叛大家而被狠狠抛下……这些终究不过是个人的臆想罢了。独自一人烦恼那么长时间其实皆是枉然,真是货真价实的笨蛋啊。


大家都是善良温柔的人,是自己以狭隘的眼光来判断他们罢了。没有办法轻易原谅她的人,从一开始就只有她自己而已。想必她失控时所说出来的话,因没有顾忌到渚的心情而伤害了他,明知渚总是非常珍视与大家之间的回忆……


“杀老师已经答应我们,等大家到齐之后就把所有的事告诉我们。大家都知道老师不是圣人,隔三差五总会做些坏事……”他俯下身,目光温柔似水。


——真是……为什么……为什么大家要对我这么温柔啊……明明……


她不忍直视那样的视线。犯下罪孽的自己明明没有资格得到大家的温柔……


“但是,听听杀老师是怎么说的吧,和大家一起。”


本以为是孤零零的自己,其实身边早就有很多人的陪伴。


“嗯……”再也不用忍耐悲伤、可以没有顾虑地吐露出真心,她听见自己抽泣的声音,“谢谢……我再也不演了……”


没有疼痛伴随的生活,好久不见。


“杀老师,茅野为了杀您都做到这种地步了,这种程度的暗杀可不是凭借一般的决心就能做到的。”矶贝开口道,“而且这次暗杀牵连到老师的过去以及雪村老师……也就是和我们有密切联系。请告诉我们,不论您的过去如何,只要您说的是事实,我们都会接受。”


“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永远也不要提起为师的那些过去。”残月的光下,杀老师的面庞显得黯淡,“只是……已经不得不说了。因为为师不想失去你们的信任与羁绊。”


那段被尘封的记忆,被“怪物”娓娓道来。


 


两年前,他曾是被称为“死神”的顶尖杀手。因为被亲传的徒弟出卖,他被迫沦为不受任何国家管制的非正式研究所的实验体——那个曾经绑架比琪老师的冒牌死神正是杀老师自己的徒弟。


死神作为实验动物被进行反物质改造的期间,负责实验体夜间监视以及测量数据的人员,便是雪村亚久理。每天晚上八点到深夜两点,两人都以一壁之隔相处在一起,有时候会聊各种各种的事情,有时又仅仅是沉默地共事。


经过一整年的相处,两人已经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关系。精通各种知识与技术的死神会为亚久理编写试题提出优秀的意见,也会为她教训对她施以暴力的柳沢;认真善良、品味古怪的亚久理对死神而言,一开始仅仅是可以利用的对象,但到后来她的为人以及对于教师职业的热情逐渐感染了他。越是深入了解,彼此在各自心中的地位也愈发重要起来——直到残月诞生。


月球并非杀老师——死神所炸,而是柳沢设置在月球表面的有关反物质细胞衰老的实验有了结果。反物质在小白鼠的细胞寿尽死亡后因外泄而产生连锁反应,致使七成的月亮在眨眼间消失。


那一天是姐妹俩约好相见的日子,也是姐姐与死神相识一整年的日子。经过理论推算,一年后的3月13日死神体内的细胞就会达到周期,届时整个地球都会毁灭。当即柳沢决定处理掉死神,而这个消息刚好被亚久理无意中听到,将其告知了死神本人。


曾见证过无数的死亡,得知自己还有仅有一年寿命的死神不打算浪费这来之不易的力量,他决定逃出研究所,然而扭曲的感情与触手融合使他化为失控的怪物。


柳沢派出的火力镇压完全无法阻拦他前进的步伐,为了阻止死神彻底暴走成只懂得破坏的超级生物,亚久理挺身抱拦,却正好被瞄准死神的“触手地雷”击中。那一抱唤回了他本来的意识,遭受到致命伤的亚久理却已生命垂危。临终前,她将E班托付给了他,而姐姐离世的那一幕也正好被赶到研究所的亚佳里所目睹。


死神接受了这一份托付,于是有了大家眼中章鱼形态的杀老师,于是有了暗杀教室。


 


——姐姐她不是被谁杀死的,她的死因是一次意外。


听到事实的那个瞬间,亚佳里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都被放空了。是不敢思考,亦或是过于复杂的情感交织冲撞在一起、令她无暇思考呢?那一刻,她只感到好累好累。


“……教授为师育人之道的不是别人,正是雪村老师。认真地看着眼前的人,将对方视作平等的人而给予尊重,不因对方某个方面的不足而片面地进行判断……为师从她那里,学到了作为老师的这些基础。为师再将其用自己掌握的知识补足,做着来3年E班当班主任前的准备。倾尽为师所有的能力,让你们能得到最快的成长,为此要怎么做才是最佳的方法呢?想着想着终于找到了答案,那就是用为师残存着的这条性命来完成的暗杀教室。”


杀老师深知自己的时日不多,因此比任何一个人都倾力享受在这间教室里的时光。


“之前为师也说过,连结你们与为师的,是暗杀者与暗杀目标这层关系。如果我们不是杀手与目标,为师也无法成为你们的班主任;如果不是有着这层关系,你们也就不会认真地来暗杀为师与我互动——因此这间课堂只能用暗杀来了解。被毫无关系的杀手所杀、自首后被政府处以死刑、自杀、迎来死期自爆了解……如果为师的生命是这么结束的话,我们之间的‘关系’就会在毕业之前被斩断。如果为师会被人所杀,那么为师希望杀死为师的不是别人,而是你们。”


袭来的沉默,与杀老师有关的回忆一并瞬间喷涌而出。


因为实力差距过于巨大,所以大家应该都没有设想过。杀老师之所以没有告诉学生们过去的真相,是因为他深知不能让学生产生那样的念头——


杀老师曾经是一个那样的人类。


继续暗杀则意味着……


对事件真相有一定了解的乌间老师神色凝重,因为他也是保守这个秘密的其中一人,所担心的自然也是同样的事情。


“呐,乌间……”比琪老师黯然阖上双目,“你真的知道,‘杀人’是什么意思吗?”



评论

热度(10)

  1. 4141h古月依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