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1h

【长篇】《枫的时间》【59】

古月依陵:

【59】牵手的时间


【——执君之手,与君相守。】


 


大学三年级的这一年,渚时常感到迷惘。他的学业很忙碌,遇上了很多难题,并时而发生事倍功半的情况,继而产生自身距离目标越来越远的既视感;而这一年也恰好是亚佳里事业的快速上升期,她的档期排得很满,接戏不断,两人连一个月至少见一次面都难以保证。


随着磨濑榛名日益受到瞩目,他无意识地为自己添上了诸多压力。亚佳里漂亮聪明又有实力,是知名的女演员,一直都在得到大家的称赞;而他只是个普通人,长相不帅气又矮小,还经常被调侃性别,前途更是未卜……


平时在电视上见到女朋友的次数比见面还多,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在忙,所以也不敢随便用电话联络,留言更是常在十几个小时之后才得到回复。在众人面前光鲜亮丽的她看起来,没有他好像也能活得很好。


他只要能陪伴在她的身边就非常满足了,可是,亚佳里她有没有在勉强呢?她明明应该适合更好的人。会不会是她在那一晚特别脆弱渴望有个依靠,才会答应自己的告白呢……如此这般的想法是不是徘徊于脑海,尽管知道自己的老毛病又犯了,但思路就是扭转不过来。


今天,久违地,他前往雪村家,进行第“两只手数得过来”次,约会。


“欢迎,渚!”亚佳里笑盈盈地开门。


“嗯,我来了。”渚尽量使自己情绪不稳定的状态不易被看出。


约会的内容与往常无异,经常让渚觉得“这样就可以了吗”,但也提不出新的方案。难得的见面,至少能稍微弥补平时缺少交流的遗憾。


亚佳里今天的心情似乎特别好,自发地说了很多事情,大部分都是在剧组里发生的趣事。多亏她,渚也间接得知了很多有关演艺圈的知识。


“……过段时间我还会接一部晨间剧,作为女主角拍摄较长一段时间。之前就有点期待了,看过剧本后也很喜欢这个角色……”


亚佳里真的很喜欢演戏啊,自己真的不会打扰到她吗……


“……怎么了,渚?”对只顾点头默默不语的男友,她问道,“你好像心不在焉,有什么事想说的样子。”


居然那么快就被看出破绽来了?


瞒过现任演员果然并不容易,更何况她的直觉一向准得可怕。他当然不可能直接把自己现在的想法说出来,但暂且可以选择试探一下。


“……亚佳里,为什么会和我交往呢?”


交往为期一年时提出这样的问题,理所当然地让亚佳里感到疑惑,但她还是坦然地笑答了:“因为,我喜欢渚啊。”


被女朋友直言告白,竟莫名地有小鹿乱撞的悸动。他不住地发问,“喜欢……哪里?”


过于直接的反问,让她略显羞涩地垂首。“渚很温柔。”这是她首先想到的,“对周围的人,对这个世界都很温柔,有时候都温柔到让我嫉妒了,但我喜欢的又正是对每个人都很温柔的渚。在重要的时刻,渚又很勇敢,为了我、为了大家都挺身而出过,尤其是渚坚定朝目标前进的样子,最喜欢了。”她扬起脸,凝视。


他在她的心目中,竟然那么出色吗?


“但是我……实际上没有那么好。我只是普通人,外形不好能力又不足,对亚佳里……”


下一瞬杀,食指腹按住张合的双唇,将他接下来的话止住。


“我不准你说,那种话。”仿佛被刺伤,她哀然道,而这幅表情又着实刺痛了他。“我也是一个普通人,普通的演员而已……为什么渚也要和其他人一样用特殊的眼光看我?我们不都是一样的吗?都只是为暗杀目标而行动的,普通的杀手。不是吗?渚曾经可是在班上最强的、拯救过我的杀手啊!”


普通的……杀手?


他彻然愣神,犹如枯竭的泉眼再度涌出暖意洋洋的泉水。


“答应我,不要说看不起自己的话,好吗?”


见渚点头,她才放开了手指。似乎为了转换心情,从沙发上起身的她走向厨房,“说了那么多口都渴了,渚要喝点什么吗?”


这个行动让渚无意中憋见,亚佳里从拖鞋里露出的两只脚后跟,都贴上了药膏。


“亚佳里,你的脚受伤了?”


“唉?这个啊,没什么……”她没有停下手中倒麦茶的动作,“上一部古装剧要穿特制的鞋子,但因为出了点问题导致鞋子不是很合脚,重新定制又要花额外的时间,所以我就将就着穿了几天……其实只是磨破了点皮而已,过几天就好了。”


放下饮料,亚佳里刚坐回到位置上,就被不知何时开始半跪在地上的渚突然抓住了脚踝。“给我看一下行吗?”


“等……渚?!”


但未等对方回应,渚就擅自取下了遮盖住大半个脚背的拖鞋,然后看到了——


这哪里只是擦破了点皮而已?不止脚跟彻底磨破,脚的拇指与小指都结了一层厚厚的血痂,伤口附近呈红黑色,与白皙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此外还有大小不一的水泡散布在脚面各处,并且是稍微压迫一下就疼痛不已的类型。


好痛,连看起来都好痛。


“为什么要这么勉强自己……”


“不是勉强哦。”


“那究竟为什么要这么拼命?”猛然抬首,立刻对上了那双澄澈的瞳孔。


静默良久,她答道:


“因为,有渚在我的身边。”


——因为……我?


“可能我确实是有些急躁了吧。一想到渚在朝着自己的目标坚定不移地前进,我就觉得自己也不能懈怠……”她露出苦笑,“正是渚的存在,让我特别安心。”


瞬然,他全部想通了。


亚佳里只是在努力地当一名好演员而已。不论是演员、教师还是其他,都只是令人向往的职业之一,不会也不应该有高低之分,如果连他都将之区别看待,就只会让她受伤罢了。跟无所不能的杀老师比起来,他们真的都只是普通人,只是普通的“杀手”。他正在被自己喜欢的人喜欢着,这已经足够让他有挺起胸膛的理由……他终于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他现在所要做的事只有一件、所需要专注的只有一点,就是努力地达成自己的理想,有朝一日成为一名优秀的教师。


“谢谢你,亚佳里。但还是请对自己好一点……”


他能做到。因为有她在。


“我答应你,渚。”俯身,她奉上一个拥抱,“所以,渚不用顾虑我,请一定不要对目标移开视线。”


 


四月首日,初春的苍穹蒙蒙始亮,通宵的夜戏这才告一段落,接下来会有约十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待到下午还要赶回来继续开机。身着戏服的磨濑榛名只身一人穿过场地后方的工作室,来到人烟稀少的停车场角落。


见到意料中的身影,她快步走近,一开口便是道歉。


“抱歉,渚。结束比预计的要晚,耽误你时间了,可能……”


“没关系,下次也还有机会。”


今天是学校开学,即大家与杀老师相遇的日子,现已就读大学四年级的原E班同学们约好在这一天一起去打扫清理旧校舍。每个人的时间安排不一,尽管基本上只有一半的人有空前往,但亚佳里不想错过这次机会,毕竟平时里的她几乎没时间前去帮忙,实在过意不去。原本渚也准备和她一起去,可这一天他要作为教育实习生去任教的中学报道,只能好好把握早上的这段时间,可她拍戏结束的时间又偏偏延迟了……


“喂喂,我也是一起等了很久的,好歹也对我慰问一下啊。”附近一辆红色轿车的车窗被降了下来,赤羽业从中探出头,“快上车。时间就是金钱,我分分钟几百万上下。”


正在和男人交往这件事,亚佳里至今都还瞒着经纪人——磨濑榛名的经纪人是一位从业经验丰富的中年女性,做事干净利落又十分可靠,对她的生活也像亲女儿一样关心,但也正是因为这样,经纪人一定会以对事业造成损害为由坚决反对她的交往,因此她没办法拜托经纪人负责接送——准确地说是不能让经纪人知道渚的存在。亚佳里没有驾照,渚有驾照但没有可用的车,而目前知道两人关系又刚好有车的人,只剩下业了。


汽车缓缓向前行驶,小情侣坐在后排聊天。平日里,渚往往都只跟亚佳里或业单独见面,他们三人聚在一起的时光也是久违了——那一天,青年终于想起了,被一米八五和一米五七支配的恐惧。


“今天,渚就要当上老师了呢。”


“还不是正式的老师,也不知道能不能顺利渡过实习这一关。说实话现在心里有点忐忑……业待会也要去经济省那里报到了吧?”


“是啊,送完你们俩我就直接去就任了。真是的,好不容易知道一个大秘密,不但敲诈不了还得当苦力。”业轻松通过了国家公务员的考试,正式进入了政治领域。那是个需要忍耐各种会谈以及职训、非常考验抗压力的行业,不过看他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应该完全不需要他们的担心。


“不知道爱美现在怎么样了呢。”亚佳里故意提到奥田爱美。


“大概还在研究室里沉迷实验吧。”业司机的嘴角翘起狡黠的弧度。


车行至椚椚丘中学的正门,两名乘客下了车,还要赶去上班的司机先行离去。


“时间不够了,亚佳里你一个人先去吧。我坐电车去学校就可以了。”


“渚不去看一眼吗?”亚佳里感到惊讶。今天对渚而言是十分重要的日子,在迎接挑战前再览旧校舍也非常有意义。


“嗯,不用了。”渚希望能够在将来以一名真正教师的身份回到那间校舍,但他没有说出来。


“那我陪你一起走到车站吧?”她没有详询,选择尊重他的意见。


“这个,还是不用吧?”他不好意思地道出真实想法,“……这身衣服稍微有点显眼,万一被人看到……”


她一低头,方才发觉自己身上这套酒红色戏服确实如他所言,太引人瞩目了。不甘的她心一横,一口气将外套和袖套之类麻烦的配件脱下,塞进随身的手提袋里,只留下里面一件看上去较为日常的无袖连衣裙,并取出太阳眼镜戴上。


“走吧!”她拉起渚的手径直走起,根本不容许对方有迟疑的机会。


“不冷吗?”四月的天微凉,脱下外衣的亚佳里身子显得很单薄,而且刚从片场里出来的她正穿着高跟鞋,让和她走在一起的自己很有压力。


“没事的。”


学校至椚椚丘车站这段路,他在中学时期走过无数次,更是与身边的这个她并肩走了不知多少遍——当下与以往每一次都不同的是,他们的模样都改变了,他们正互相牵着彼此的手。现在,这条路正通向他一直向往的崭新领域。


两人一路默默无言,然而渚仿佛能感受到,她与他想着同样的事。


“啊,检票口。”


“大家应该都集合了。”


两人的步速不快亦不慢,但终究还是走到了不得不分别的地方。


“嗯。”渚恋恋不舍地放开了她的手。“外面果然还是比较冷,你待会把衣服穿好吧。”


“知道啦。”


“还有这个。”他将一直提在手里的袋子交给她,“这是我买的花株,能帮我在旧校舍的花坛里种上吗?”


“当然可以。”她接过,顺势打开看一眼,顿时眉开笑了。


目送渚走入检票口那个坚定的背影,她轻语祝福道:


“祝武运昌隆。”


现在,渚的视界里没有她。那个杀手,正坚定不移地盯着自己的目标。


 


铃兰的花语:


【幸福归来(return of happiness)】



评论

热度(12)

  1. 4141h古月依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