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1h

茶球:

#打工吧!魔王大人#在搜索时无意中看到有人对打魔中的魔勇写了自己的理解,于是也想把自己对打魔中魔王勇者的理解说一说。由于对方把重点都放在赞扬魔王上,我就把重点放在给多少有些被博主贬损的勇者说点好话好了(笑)。姑且先纠正下感觉博主见解中有失偏颇的地方,有时间再整理自己的吧~

-----------------------------------------------------

原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b0e7f49b0101f4eg.html

虽然是娱乐程度相当高的快餐作品,但我个人很喜欢这部作品中诠释的魔王勇者形象。所以就这点兴致的来说,我是乐意用这堆字来反驳一些不赞同的言论的。

----------

博主的见解有一定道理,但首先比较的前提就错了。仅以政经方面的知识和能力为标准来比较人的话,爱因斯坦都可以给比较成弱智。 

虽然是想比较魔勇之间的差别,但看起来却给我一种“勇者的表现忽视很多”的感觉。小说以表现魔王为主,要被魔王闪光点闪瞎眼并不难,但看出勇者的社会能力就得稍微关注下细节了。 

不可否认惠美的确年纪尚轻和政治经验不足,也是个相当感性和天真的人,但她并不是生活中只有黑与白的单纯孩子,而是你口中魔王一样希望可以分清黑白的人。最能清楚表现这点的是第五卷中她对铃乃说的喜欢看时代剧的理由:“因为那些故事总是会有怀抱正义之心的伟人,痛快地教训那些不听劝的坏人纠举不义,迎接干净俐落的好结局。至少在故事里面,能像那样单纯地执行正义也不错吧。”这样的想法,显然是在明白现实生活并不单纯的前提下才能说得出来。 

惠美和铃乃是不同类型的人物,自然各有优缺。铃乃虽然战斗力也不错,但本质上是个后方政治家,还是在专门处理教会收集的各界情报的宣教部,魔王评为“了解安特·伊苏拉所有情报的军师”。这样的人,惠美这种长期在前线打拼的战士在政治知识方面不如很正常。 

和有点古板的理论派铃乃相比,惠美行为处世要务实灵活很多。这一点很多地方可以表现出来,最明显的就是她们对日本现代生活的适应力。比如铃乃经常照着脱离时代常识的知识行事,来了日本数月后,还是保留着不少对社会的错误印象,连老人用的功能简练的手机都不怎么用得上手之类(惠美的是最新智能机)。 

说勇者缺乏社会经济常识这点就完全是博主没有好好看小说的缘故了,作为非专业也没有必要专修的人,可以说她该懂的都懂。比如短篇中(TV13话)魔王城遭到诈骗时束手无策时惠美知道用COOLING OFF;铃乃显现出担心魔王在M记飞黄腾达危害世界时,也很清楚地说明了M记在世界经济上的定位(小说);四卷去给魔王开的店救急时,不问过魔王就依店内现场形势当机立断地打电话进货的这份判断和决断,可不是没经营常识的人能做到的。

---------------- 

虽然作者对勇者和魔王的职业肯定是经过思考的,不过我以为博主的对设定了解程度并不足够,理解也有些片面。 

惠美作为SABER的确幸运A,但找到份不错的工作于是没有深入下去这样的文句和魔王的评价对比下是不是有些刻意?

老实说魔王初期完全是生存所迫才打了那么多工,在M记能燃与其说是M记好还不如说是终于得到与偶像木崎店长相遇这个幸运。

如果说魔王清楚自己定位是“征服世界”,那么惠美这边其实也是清楚自己定位的结果,因为她那时的定位是:“找份过得去的工作,以便能够在打倒魔王前生活下去。”

惠美完全没有在日本的工作上飞黄腾达的打算,但即使如此,她仍是个认真踏实对待工作和职场环境的人,对生活的要求也一点点地提高,因此也会自然而然有所进步,这点从履历表上的执照也可以看出来。

 


“勇者找到魔王之后,沦为跟踪狂,杀不得,抓不得,几乎迷失。”

老实说我觉得这句有点搞笑……=_,= 

“勇者沦落为跟踪狂”用来吐嘈就算了,何以看起来比较正经的评论都用这事来贬损呢?正经来说明明是“魔王在日本生活可以改邪归正”的感觉和“曾经作恶多端的魔王有可能暗藏祸心”的以防万一的危机意识,在这两种想法的基础上出于仁义和理性的正确行为。 

而且也没有杀不得抓不得这回事。小说中的情况,惠美一二卷时只要想杀几乎空魔的魔王很多时候都可以手起刀落。至于三卷时女儿附身那不是她所能控制的,虽然想杀的话空手也可以打死,不过当杀必杀但不进行无意义杀戮的特点,正是作者赋予勇者的人格魅力吧?

她的迷茫是作者刻意安排的剧情所致,是个正常的好人都会产生的心境,也因此才有吸引人之处。这种事和定位精不精确,聪不聪明一点关系都没有,倒不如说,正是因为她实质上并不是对恶魔用的台词表现出来的那样偏激盲目冷酷,也没有愚昧到感觉不到魔王言行中包含的真心,才会如此痛苦。


评论

热度(7)

  1. 4141h茶球 转载了此文字
  2. 夕汐茶球 转载了此文字